灭运图录 第十四章 阵法险恶

——今天应该会补上初一欠更,大概在晚上11点左右,前两更时间不变。

高星、胡佳玉两人联手,躲过了空中火的袭击,但很是受了几次三昧神火,仗着法器厉害、真气精纯,强行接了下来,但也搞得狼狈不堪,浑身漆黑,像是从火灾现场逃出来的样子,不过,还是完整无缺地进了赤色漩涡。

金世杰所化黑光则是被火焰包围在其中,只见他脸上表情阴狠,然后一道黑气浮现在面上,同时白骨九节鞭上九个白骨头颅中的一个,变化成巨大的头颅,张口一吸,将那些火焰尽数吸到口中,顿时金世杰周围就是一片无火地带。

金世杰手一挥,那个巨大头颅就脱离了白骨九节鞭,飞往远处,他则趁这个机会,全力施展遁光,投入了赤色漩涡。

焦止戈的玄武印化成巨大龟壳,罩在身上,其下黄土真气浮现,两者居然融洽无比,将四周火焰纷纷挡回。不过焦止戈也不轻松,当遇上石中火时,那龟壳就留下焦黑一坨,真气也是晃荡不定。也是他运气不错,居然没遇到空中火或是三火齐,涉险进入了赤色漩涡。

本来刘恒是第二个逃出阵法的,不过当他遁出一段距离后,回望看到梁青青身上百花缠绕,手中所提锦绣宫灯大放光芒,抵住四面扑过来的火焰,脸上露出哀婉乞求神色,在那里苦苦支撑的时候,居然叹了口气,重新又飞了回来。

…………

石轩一从赤色漩涡中出来,立刻大放真气,全身青气大炽,手中暗拿乾阳青灯,打算一见不对,就使出乾阳真火网。

可是此处阵法中上无天,下无地,周围空荡荡,仿佛置身于虚空之中,也不见什么危险来袭。此时,从赤色漩涡中6续出来赵静定、令洪、胡兴武、赵瑾瑜、薛颖真、雷光耀等人,赵静定看着几位修士,语气不变,依然那么淡然:“相信刚才徐道友的死大家都看见了,在阵法中,不是光凭个人之力就能闯出去的,就算大家藏了些手段,可又有多少?过得了这阵,下阵又怎么办?还是结成阵法吧,要相信老夫,老夫不会拿自家性命说笑的。”

众人默默点头,在这个时候只能团结一致,集众家之力,方才能有望安然过关,什么大难临头各自飞,只能是自寻死路。于是,很快就重新结成了万流归海大阵,也是这万流归海大阵没有人数限制,否则少上几个修士就布不成阵的话,大家就只能九死一生了。

刚结好阵,高星和胡佳玉就从赤色漩涡中飞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样子,分外狼狈。两人见到众人结阵,也是明白其中的道理,不待分说就重新加入了阵法,其后金世杰、焦止戈也同样如此。

“若是刘道友、梁道友还不出来,那我们就不能在等了,需得在这阵法动前找到通道。”赵静定环视了众人一番。

话音刚落,就见赤色漩涡中一道金光飞出,正是刘恒,其降魔杵上的宝珠、锡环皆是大方光明,护住了他全身。不过看他头了焦黑了一半,身上道袍全是黑洞,就能看出他付出了不小代价才闯了过来。

“孙道友,你看,还有人比你更怜香惜玉的。你倒是跑得飞快。”金世杰恢复了一贯阴冷又带点轻松的笑容,指着刘恒怀里抱着的梁青青。梁青青身上没有半点儿焦痕,秀不乱,俏脸娇羞地倚在刘恒胸膛。

石轩笑笑没说话,难道还能辩解自家不是淫贼吗?不过赵静定却是淡淡开口:“孙道友的遁法极其出色,在老夫见过之中,能排在前三。”

此话一出,众人都拿奇怪的眼神看着石轩,有警戒的、有凝重的,不过赵瑾瑜嘴上不服地开口:“淫贼嘛,总要跑得快才行。”

“好了,大家还是想想怎么过这一阵法吧?我怎么一直没看到通道出路在哪?”焦止戈愁眉苦脸地开口。

闻言,大家都是脸色难看,这阵法不比上一处烈焰阵,有两条通道让你选择,此处仿佛虚空,四面八方都是一个样,根本看不到出路在哪里,值得庆幸的是,阵法也一直没有动。

赵静定取出一面布满古朴花纹的罗盘,仔细看了好久,才道:“老夫的天衍探阵盘也没有找到出路在哪里,大家都请回想一下,看有没有听说过类似的阵法。”

好一会儿,高星才迟疑地开口:“我曾经听说,上古之时,有一些阵法叫做绝阵,必须要有闯阵之人血祭,才会现出通道,有机会闯将出去。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类似。”

众人面面相窥之后,金世杰、胡兴武等人都拿不怀好意地眼神看向阵中的那几位执事。其中金世杰冷冷地开口:“是与不是,试试便知,否则带他们进来有何用。”

那几位执事中,一个白苍苍的老头扑将出来,一言不,对着赵静定磕了三个头,在赵瑾瑜不忍、难受、痛苦的眼神中,飞出阵法,然后反手一掌,打在自己头上,立刻头歪身死。

说也奇怪,这名执事死了之后,虚空中顿时隐隐有轰鸣声响起,四周开始显出淡淡红色,不一会儿,从上方奔流而下一道红色如血水浪,老执事的尸身只是沾了一点儿水珠,呼吸间就化为了污血,汇入血水之中。

血水一出现,高星就喃喃自语:“果然是上古绝阵,这是红水化血阵,红水里含有癸水之精,中者立时化成污血,需得再血祭一人,才能出现通道。”

这一波血水扑到众人撑起的海水护罩之后,立刻附着其上,不停腐蚀着光罩,要不是众位修士加大真气传输,死死撑住防护,这海水护罩几个呼吸间就会被腐蚀一空。不过如此情况下,真气消耗非常巨大。

几位平常就心狠手辣的散修皆是恶狠狠地看向那些执事,赵静定叹了口气:“老夫还是那句话,你们不必担心家人。”于是执事之中再次走出一名,趁红水攻击间隙,飞出了阵法,投入血浪之中。

那执事化为污血之后,红色海洋翻滚不已,片刻之中,血水从那处向两边退去,露出一条狭小的通道。说是通道,那些红水还是不停扑到上面,只是最后又流向了两边。

“大家赶快行动。”赵静定厉喝一声,一则是不知道这通道会保持多久,二则是上方红水源源不绝,此时下面已经变成了红色海洋,若是再迟一点,整个空间布满红水的话,众人的真气量肯定跟不上消耗,那时候就完全坐以待毙了。

随着赵静定的厉喝,众位修士也加大真气输入,一时之间,淡蓝色光芒大盛,那如海水的波纹中隐隐显出古朴花纹,将红水反弹了回去。

趁此机会,众人齐心保持着阵法的同时,快飞到了通道之上。

淡蓝色光罩保护下的众人,仿佛是驾驭着一叶扁舟在红色大海狂风巨浪下艰难前行,不时被打得左右摇晃,不时有海水漏进来,有两位执事就是受此无妄之灾,化成了血水。

还好,经过前面阵法的教训,此时无人敢私自逃离阵法,每个人连吃奶的力气也用上,使波纹中那古朴花纹一直浮现,放出明亮光芒,隔阻了绝大多数红水。

就在真气快要耗尽的时候,前方终于出现一个红色漩涡,石轩等人鼓起余勇,用比前面还快不少的度,投入了漩涡之中。

从红色漩涡之中出来,大家立刻放出真气,结成阵法,然后纷纷掏出丹药服食,恢复前面消耗的差不多的真气,只有赵静定和几名引气圆满的修士才显得游刃有余,各自只服食了一粒丹药。

此时所处空间是一处沙漠,空中烈日高悬,黄沙飞舞,远处座座高大沙丘。赵静定面露惊喜:“居然是黄沙漫天阵,想不到会有此等好事。”

众人闻言皆是心中一松,对于经历过的阵法,赵静定此等神魂期高人肯定早就想好了无数办法,大家可以安心恢复真气,以对付最后一关了。

果然,赵静定抛出一件龟壳状法器,出黄光,将众人包裹其间,然后遁入地下,急潜行,那些黄沙打在其上,只是出现点点孔洞,不能损伤本质。在众人恢复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前面已经能看见黄色漩涡了。

“多亏赵城主考虑周到,这一阵法我们居然没有伤亡。”焦止戈眉开眼笑。

“哪里,哪里,上次出来后,老夫就思索了不少方法,虽然知道这次遇到的可能性不大,但想着有备无患,还是炼制这么一件法器,可惜祭炼尚浅,这次用完之后就差不多废了。”赵静定神色之中不见半点儿得意。

随着距离黄色漩涡越近,那风沙越大,渐渐的,赵静定这件法器就损伤严重了,到了最后,赵静定居然直接自爆法器,将漫天黄沙全部炸得倒卷了回去,然后他护住众人投入了黄色漩涡。

就在大家刚刚从黄色漩涡中出来,心中得意这一阵保存了实力,接下来最后一关应该能安然闯过的时候,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