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运图录 第三十二章 雄图霸业转头空

临空站在深海渊上方,看着七彩光芒渐渐变淡、收回,仙府消失在海水漩涡之下,海水漩涡由极快变得缓慢,最后静止下来,薛颖真对着石轩、赵静定、赵瑾瑜、6凌霄一拱手:“在下目的已达,就此告辞。”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让赵静定、6凌霄感叹不已,还以为此女会提出分一分仙府所得事物的建议呢,毕竟大家是靠着她的灵器才能安然出府,要不然以几人的状况,除了石轩有些把握,其他三人还真有些困难,哪知道薛颖真根本提都没提,直接就离开了。

“这次多亏孙道友你了,而且最初在颠倒四象阵时还救了瑜儿一命,老夫当时就说过日后必有报答,现在既然已经出府,这个就算老夫的谢礼,还请孙道友收下。”赵静定突然变得很是精神,不似在仙府里那种垂死模样,说完之后,他直接扔给石轩一个储物袋。

石轩好奇地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样事物,就是一个美丽无比、拳头大小、散出道道星光的光球,光球仿佛是星云、星系的极端浓缩,在里面有点点闪耀星辰在以玄奥莫测的轨迹移动,不时有星辰消失,也不时有星辰出现,端得上是仙气飘渺。

“这是妖兽内丹?”还好石轩见识广博。

赵静定点了点头:“这是星辰铁甲兽的内丹,孙道友可收好了,这周围可少不了窥探。”

“哼,周围小辈三个呼吸内立刻离开,否则休怪老夫剑下无情。”6凌霄冷哼出声。

此言一出,周围云朵中,海水里,立刻飞出十来个修士,有引气期的,也有出窍期的,有散修,也有三大门派的。除了三大门派的修士,其他立刻四散而逃,破天剑6凌霄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我们是来等我家掌门,可不曾碍到你们。”一名黄枫谷弟子壮起胆子说到,眼神却是贪婪地看着石轩手中的那个储物袋。

6凌霄身前现出一道青光,嘴里数到:“三、二……”

三大派的弟子哪还敢嘴硬,立刻远遁,接应掌门只是借口,真正想做的是打劫那些有收获但受了重伤的修士,可再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打两名神魂期老祖的主意。

远遁中,忽然听到赵静定的声音:“岳道友等六人都已陨落,真是可惜了。”顿时吓得这些弟子遁光一坠,险些落到海里,心中震惊无比: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掌门和长老都尽数陨落?!可又不敢返回问个明白,同时心中也有些清楚,赵静定绝对不会在这种很容易就揭穿的事情上撒谎,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地各自返回宗门。

“用妖兽内丹成就下品金丹,虽然不能进阶阴神期,而且法力要逊色许多,但只要法力真气相匹配,加上一些其他不算珍贵的丹药辅助,其成功率高达九成,比起九转九还玉液神丹的增加三成来说,要容易很多。”赵静定似乎怕石轩不识得这星辰铁甲兽内丹的珍贵,仔细解释了一番。

这些石轩都是非常清楚,用妖兽内丹成就下品金丹是最便捷、最容易的金丹道路,否则蓬莱派内怎么还会有人选择下品金丹的道路,以宗门控制的秘境、小千世界的资源来说,还炼不出一炉九转九还玉液神丹?

就是因为那些人到了神魂圆满后,对于依靠九转九还玉液神丹成就金丹没有把握,所以才选择了用契合自己法力真气的妖兽内丹成就下品金丹,至于说能不能到达阴神期,对于金丹期也没把握达到的他们来说,就不什么艰难的选择了。

赵静定见石轩沉默,连忙道:“老夫知道孙道友的真气是三昧神风真气,与这妖兽内丹不算契合,那……那……”突然之间,赵静定就萎靡了下来,要不是赵瑾瑜扶着,怕是能直接掉到海里去。

“父亲、父亲你怎么了?”赵瑾瑜惊慌起来。

“赵老儿是耗尽本源,难以支撑了,老夫也只是比他好上一些,不至于送了命吧。”6凌霄同样面容憔悴,只是还能勉强驾驭真气凌空站立而已。

赵静定看着模糊的天空,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身边是女儿的哭喊声,渐渐的,仿佛看到自己服用九转九还玉液神丹后,龙虎交汇、风云相聚,成就活泼泼、圆滚滚的无暇金丹。接着带着弟子横扫三派,威压海内,终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宗门。

宗门大殿上,自己志得意满,身边站着同样成就金丹、容颜娇俏的夫人申氏,左右是大女儿赵瑾瑜、小女儿赵瑾秀,下方跪着黑压压的一片修士,在令洪、雷光耀的带领下,对着自己三拜九叩,口称祖师爷!

“众,众,门人……”赵静定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哭得泪眼婆娑的赵瑾瑜使劲听却听不清楚,突然赵静定挥舞着手臂大笑三声:“哈!哈!哈!”然后猛地就软了下去,再也不见了动静,只有赵瑾瑜凄惨的哭喊声回荡在周围。

石轩忽然明白赵静定刚才那么做的意思了,知道命不久矣,就趁报恩的机会将星辰铁甲兽内丹给自己,让自己下不了心思抢他留给赵瑾瑜的九转九还玉液神丹,见自己沉默,心中一急,估计是想提出给自己一粒神丹打消自己的贪念,毕竟左空图已经死掉了。

至于这么做有没有意义,对于快要死了点赵静定而言,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只是对于自己而言,这星辰铁甲兽内丹能有什么用?自己肯定不会选下品金丹的路子,而且还是法力真气不匹配,看来只能回宗门之后兑换善功了,这东西可是非常抢手的。

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捕杀,现在除开妖兽之国和荒海海域外,其他地方的金丹期妖兽可谓是凤毛麟角,而这两个地方,又有大能妖兽坐镇,不是想请高人进去围杀金丹期妖兽就能围杀的,指不定就将所有人给赔在了里面。

而且,人类所成就的金丹,并不是妖兽内丹一样的事物,是指神魂、法力相抱相合的一种圆润无暇的状态,所以并不会有杀人取丹的事情出现,除非练得是血魔宗的血影神功,直接掠夺所有精气血肉,这所有的一切都决定了,妖兽内丹是有价无市的东西!

看来只能兑换善功了,等等,似乎宗门内有炼制外丹的法门?

所谓外丹就是将妖兽内丹作为一种法器来祭炼,最后成为一种佩戴在身上后,就能借用里面的法力神光和术法,从而有下品金丹实力的事物!当然,仅仅只是实力,而不是修为,加上这星辰铁甲兽内丹与自己法力真气并不相合,炼成外丹后,最多能提升到半金丹的程度。

而且也不能通过外丹修炼术法、道术,除了能用妖兽内丹本身含有那些术法外,就是法力神光了,可是,对于成就上品金丹前的石轩而言,绝对是强大的性命保障。

可惜外丹炼制法门需求善功足有两万点,石轩之前并未看过,只能等回到宗门后,再着手这个事情,石轩不无遗憾地想到。

好一会儿,赵瑾瑜停止了哭泣,面色凄凉,却别有一番美丽风味地对6凌霄、石轩行了一礼:“感谢6前辈、孙道友这次相助。”然后拿出赵静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塞给她的储物袋,取出神丹玉瓶:“6前辈,这是父亲答应你的一粒九转九还玉液神丹。”

“不用了,老夫用不到这个了。”6凌霄居然出人意料地拒绝了,让赵瑾瑜和石轩都是惊讶万分。

6凌霄冷冷地道:“在最后一击中,老夫差不多燃烧完了本源,就算用九转九还玉液神丹也是没有半点儿希望进阶金丹了。刚好身上还有一个金龙内丹,与老夫法力真气还算契合,所以只能用它来成丹,也能延个两三百年的寿元。”

“可是……”赵瑾瑜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之前为了这个神丹打生打死的人突然说不要了。

6凌霄表情冷淡:“老夫并不是说不要了,只是老夫能从松鹤子手下逃出,真多亏了赵老儿不惜性命。既然现在他身死道消,那老夫就算是承了他一份人情。所以就将这九转九还玉液神丹放于你处,等日后老夫收了徒弟,徒弟又到了神魂期,再上门讨要,到时候你们若是已经成就金丹,老夫立刻掩面而走,就算这神丹送给了你们,若是还没有金丹宗师,那就休怪老夫将三粒神丹一并抢走!”

话虽说的冷酷,但还是能看出6凌霄的心思,赵瑾瑜沉默片刻,拱手道:“多谢6前辈给瑾瑜压力。”接着她看着石轩:“这次仙府之事,瑾瑜真是欠孙道友太多,孙道友有何要求,尽管开口。”

石轩摇了摇手中的储物袋:“这个星辰铁甲兽的内丹很是珍贵,孙某别无所求了。”

能让绝大多数金丹以下修士起滔天贪念的九转九还玉液神丹,居然连续被两人拒收,赵瑾瑜已经惊讶地麻木了,呆呆地开口:“既然如此,日后孙道友若有事需要瑾瑜相助,尽管到观海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