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运图录 第六十六章 平平淡淡船上事

——感谢miaoge、tt、惊恐小狼朋友的打赏。

“叔叔,叔叔,这个是什么字?”周毅和周莹两个小家伙四只手扯着一本书,跌跌撞撞地跑到石轩身边。

石轩正手捧一卷书,靠在船身上,晒着北海冬日的太阳,读几行,就抬起头看看湛蓝幽深的大海,以及时不时飞过的海鸟,闻言蹲下来看了一下,然后笑着道:“这个字读寒,冻、冷的意思。你们两个摸摸这颗钉子。”指着甲板上的一颗铁钉,在这种天气下,那钉子比较冰冷的,不过也没到皮肤会粘上去的程度。

周毅、周莹这些天和石轩相处得比较熟悉,不再当他是陌生人,反而觉得听他讲鬼故事很有意思,于是便常常黏着石轩,此时听了石轩的话,两人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地伸出手指,轻轻地摸了下钉子,接着皱着眉头迅地收回,苦着脸看着石轩,异口同声地道:“叔叔是大坏蛋,好冷。”

“恩,这就是寒的意思。”石轩笑着道,然后拿过书本,“来,叔叔教你们识字。”

宗门安排弟子外出游历,不仅是磨砺道心,也想让他们多些面对危险的体验,所以对于那种有机会成为真传弟子的,大抵上都安排了北海之行,要得就是那种战战兢兢、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通过北海的经历。

北海很大,只要小心些,加上宗门给的保命符篆,基本上要百年才会有一名弟子陨落在其中,远远没有那些看似很安全的地方争斗而死的弟子多,所以明轻月花费了七八年的时间也安全到了南蛮大6。

只是对于石轩而言,保命符篆没了,道术玉佩也没了,加上被血河老祖记住了,通过北海的危险就比平常增加了很多,再按原来的方法就肯定行不通了。

若是危险实在太大,在自己能力之外,石轩多半就会选择用传送阵去北极,但石轩衡量了下危险和自己的能力,最终还是决定继续这次的历练,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体验。

主要原因是有四个:一是隐匿修为藏身范家船队中,血魔宗现的机会很小,石轩敢肯定,现在范家船队中,绝对不止隐藏着自己一个修士,范家也不会管这些,被血魔宗现了,死的又不是范家人。

二是在中土之地时,石轩使用了那道元神真人所绘的符篆,且那符篆日夜在身体内运转,石轩也从中体悟到了一些小法门,能有效地藏匿气息和修为,只要不是石轩主动使用术法和勾连天地灵气,就算是金丹宗师当面,不刻意查看的话,也现不了石轩是修士。

三是以石轩现在的实力,就是偶然之下被现,也能在血魔宗的巡逻小队手上安然逃离,毕竟血魔宗的巡逻小队只是几个引气期带一些出窍期,之后就可以借助太极图潜入深海,从深海之下找机会再次隐身匿气离开。

四是自己现在已经到达引气圆满,需要寻找突破到神魂期的契机。普通修士到了石轩这个程度,多半就是积攒灵石,买上一瓶聚神炼魂丹,借助丹药之力突破。而那些没有借助丹药就突破的修士,则突破的时机都不太相同:有那战斗狂人,斗法几百场之后,肆意张狂,临阵突破的;有那些悠闲潇洒的修士,在自家洞府里种种花,除除草,十几年如一日的愉悦中一朝突破的;也有在巨大环境压力下,爆突破的;也有自封修为,混入普通人,见识旁人生老病死后突破的;也有生死之间突破的。而这就是石轩最终决定不用传送阵的主要原因。

周辰急冲冲地赶过来,不好意思地对石轩道:“石先生,打扰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这两个小鬼太顽皮了。”

石轩毫不介意地笑道:“没什么,小毅小莹都很可爱,识字也很快,让我教得很是开心。”周毅周莹听到石轩的表扬,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然后狠狠瞪了自己爹爹一眼,哪有顽皮,自己很认真地在学识字!

从上船开始,石轩就没有刻意在体内运行过真气,不去想修行的事。除了真气自行温养本命法器之外,石轩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般,平平淡淡地生活,看看书,晒晒太阳,和几个熟识的人聊聊天、吹吹牛,空闲时间逗逗两个小孩子,教他们识字,给他们讲鬼故事。加上现在还没进入北海,石轩身上也没压力,要不是夜深人静时感觉到身上的真气、法器,石轩都觉得自己是个普通凡人了。

忘去了烦恼,忘却了担忧,忘却了修行,在这种心态上,石轩只觉得心灵仿佛去除了一层尘埃,更加轻松,更加剔透。

周辰站在石轩身边,摸着一双儿女的脑袋,叹着气道:“他们母亲难产而死,我这些年又为了积攒这趟的花费太过忙碌,难得看到他们这么开心。”

“呵呵,若他们进入广寒宗,周兄你就能享福了。”石轩随口安慰了一句。

周辰苦笑道:“希望如此吧,其实他们能进北极一个小宗门,我也就安心了,总比我这样做个凡人,日夜忙碌操劳,不知哪天就病死床上来得好。”这些天的相处,石轩已经知道这家伙很是倒霉,年轻时跑海被抢,后来做生意又失败,好不容易娶了娇妻又难产而死,眼下能让他觉得生活幸福的也只有这一双儿女了。

石轩正要答话,就见到船上分出好几十道光华,往后而去,看来是要进入北海地界了,范家那些修士都回转而去。

何济和曹元泽有些鬼祟地走过来:“周老兄,石老弟,你们看到那些了吗?”

石轩和周辰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看见了,海外诸国中没见过修士怕是没几个吧?

何济神秘地说道:“这说明咱们进入北海海域了。”石轩微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吧。不过何济又继续说道:“等等就会过来两个血魔宗的修士,随船而行,免得遇到风浪沉了船。”

恩,血魔宗的弟子居然会一直跟着船走?是什么修为?会不会过来检查呢?石轩心里一时涌上无数疑问,装作不在意地说道:“呵呵,石某还没见过血魔宗的弟子长什么样子呢?何老兄你以前坐过一次范家的海船,可曾见过?”

何济一脸得意地道:“虽然那些血魔宗的修士一般就呆在最大那艘海船上,但我还是见过,啧啧,那可是引气期的高手啊!海外诸国可有几千个大大小小的岛国,可引气期的高手还没到一百!”他说的是口沫横飞,说了半天才道,“那些血魔宗的修士,都是铜铃大眼、血盆大口,嘴巴一张,就能吞下一头牛!”

石轩放下大半担心,看来血魔宗来的弟子最多引气期,而且很少到其他海船来,毕竟费神费力从那么多人里面查找有没有修士,远不如直接享用范家供奉的妖兽尸体来得划算,当然,不排除有些心理变态的,喜欢看别人担心害怕的表现。

何济的话让周毅周莹有些害怕,靠拢周辰,拿他的衣角遮住脸,但又露出两只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何济,似乎希望他将这个鬼故事继续讲下去。

曹元泽也有些不相信:“听说那些血魔宗修士都是人类啊,怎么会是这幅样子?”

“你就不懂了吧,越是厉害的修士越是奇怪,你看看那些神话传说上面的元神真人,有三头六臂的,有头上长花的,有金光灿烂的,还有巨大无比的。”何济一副曹元泽少见多怪的样子。

说话间,从北海那边飞过两道血光,鲜艳夺目,直接就降在最大的那艘海船上,只见那海船甲板上早就跪满了人,只有中间一个白色道袍的阴沉年轻人站在那里,拱手道:“范含参见两位师兄。”

那两道血光所化的两名血衣道人,皆是面相不俗的年轻人,但又带了点凶厉之气,对范含的行礼只是点点头,然后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稍微大点地开口道:“准备好妖兽尸体和几个美女,送入我们房间。这半年多的时间,还有劳范师弟费心了。”说是有劳,可看不出半点客气,说完话没理范含,直接走入舱中。

范含低下头应道是,等到两人走了进去,脸色才变得阴狠,吩咐两边的管事:“照他们说的办。”

这边何济等到甲板上的人散干净了,才啧啧赞叹:“你们看,你们看,连范家少主见到那两个血魔宗修士都那么卑躬屈膝,还是真正的修士好啊!小毅小莹,以后进了广寒宗,也要努力,争取成为高人一等的真正修士!”两船隔得有点远,他却是看不清血魔宗弟子的长相。

周毅周莹想了下,迟疑地道:“可是小毅(小莹)不想变得铜铃大眼、血盆大口,那样好丑!”

呵呵呵,何济略显尴尬的笑容外是周辰、石轩、曹元泽为童言童语真心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