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运图录 第二十章 老奸巨滑非空谈

身穿金sè裹服的高大身影……那皮肤好像是白玉雕成般温润一口巨大青铜古棺,上面点着一盏琉璃灯,散出幽幽暗暗的光芒,在琉璃灯之后,浮着一方金sè小印,它周围是无数金sè光点,每个光点之中似乎都有一个人影,而在小印上刻着好几个复杂的符篆文字。

一个阳气凝结的水池,池水深黑幽暗,不时有一个鬼物从池水里爬起。

成百上千的金甲神将、神兵,数之不尽的白袍信徒如同雕像般跪倒在青玉地板上,而那青玉地板上布满禁制,无数细线从这神将、神兵、信徒膝盖下延伸到yin气水池。

十二几卜一点的青铜棺槟,布置成圆形围在那口巨大青铜古棺之旁。

晶莹剔透够宝塔。

痛苦、狰狞的三个头像。

这些就是石拜从那鬼将之hun中搜出的画面片段,似乎与自己在蓬莱派看过的一些典籍记载之事有些相同,也就是“残hun重生”的仪式!

所谓“残hun重生”是天地间一种自然现象,除了道门和佛门建立了轮回的那些世界之外,都是身死之后hun魄终究会消散于天地之间,但机缘巧合之下,那些消散于天地间的瑰魄也有可能彼此结合重新生成一个新的灵瑰,这就叫残hun重生。有大能从此天地运行的奥秘出,创造了“残hun重生”的仪式。

在道门正宗中,到了yin神期,多不会生死而hun消可以在无秘宝、秘法护持下进行夺舍但他们有时候会被人将朗神击碎,只能下一些残hun,于是就需要通过“残hun重生”的仪式来复活,但这种仪式哪是那么好举行的,不仅要求苛刻,寿元,已尽的不能残hun过了七日的也不行,如此等等,而且所需材料也是珍贵异常,至少那一个法宝级数的“聚限池”就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就有的。

可是这洞渊神尊的布置与“残hun重生”的仪式又有很多不同,光是那十二口青铜小棺、那金sè小印,石轩就记得典籍上没有,而且最重要的是洞渊神尊他凭什么让残hun存在上百万年?!就茗是元神级数也不行!

想了这么多,石轩无意去做什么揭开谜底之事心里只想着拿到那镇龘压心魔的高阶法器之后就赶紧离开,没有退路就破空遁走,这种危险的事情不是自己这个级数能参与的。

前方忽然一道火凰似的剑光亮起,是那么美丽那么耀眼,但又同样是那么凄美、那么绝望,仅仅几个呼吸之后,那道剑光就消失了,让石轩是救援不及。石轩在心里深深一叹,那位叫周琦的剑修恐怕已经陨落,而从鬼将的记忆看,下面的门户会有一面变换头像距离谜底揭开又更近了一步,自己也更危险了一分。

火凰似的剑光之后不久,石轩前方再次生了变化,金sè飞剑变得巨大无比,放出无量金光,这些金光都是如此浩然正气,让人不可逼视,将黑暗驱除的一干二净。

在这金sè飞剑压制之下,石轩一下就感觉到了阵法禁制的运转,正要用太极图将它破去,其他三位金丹宗师却是非常快地现了阵法破绽,眼明手快地纷纷出手,说起来还是石轩修道日浅,在阵法之道上和这些真正活了五百多岁的积年老怪相差太远。

后方是红云漫天,黑暗都被笼罩其中,然后红云一收,胡珊和辉夜就出现在了石轩身后不远,左方是鬼哭婴啼,那些黑暗不停膨胀收缩,最后砰的一下爆炸开来,现出了里面的鬼哭上人,他身前飞着五根碧sè小钉,头上则是一朵现出狰狞鬼面的碧云,看来是实力全开了,右方则是动静全无,只看到林深河周身元磁神光环绕之下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阵法被破,其他地方的黑暗也在快消退,现出了阮希浩的身影,而周琦和夜十六则是完全消失,连尸体、法器都未能留下。

防希浩有些惊慌地道:“划才有个金丹期鬼物,夜道友就是被它拖入了黑暗之中。”

玄亦真点点头:“划才老夫就是在和那鬼物相斗,只能眼睁睁看着周琦小姑娘被四个鬼将仗着阵法围攻。她也是划烈,最后燃烧xing命之下,将所有鬼将全部斩杀,可惜却被后续赶到的鬼物拖入了黑暗。不知那金丹期的鬼物是否乃鬼哭道友、林道友你们碰到过的那头?”

鬼哭上人阳沉着脸,看不出是怒还是惊地道:“是那鬼物,老夫和它交手了两次,想来不会认错,想不到它的实力比起几十年前又有进步!”

胡珊和林深河都是沉默无言的站在旁动,也不知道他们和那金丹期鬼物交手没有,而辉夜则是一脸的苍白,似乎卟得不轻。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黑暗的全部消退,第三层宝塔的全貌落入了大家眼底,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厅中,东南西北各自有一个黄金案桌,上面摆放着一件光华璀璨的法器,有一面方寸小幡,两柄金sè古戈,一盏琉璃灯,一件伞状法器。

石轩瞳孔微微收缩,立刻身与青sè雷光一合,以剑气雷音的度遁了过去。在来到西荒之前,石轩就翻了不少典籍,又有言千影的解说,对于神道之中镇龘压心魔的法器已经是大栅有数,比如那万民愿力伞,比如那清心琉璃灯。

可是石拜快,有人更快,一道金sè剑光就抢在了石轩面前,率先到达琉璃灯之前,同时毫不停留地一剑斩磅保护禁制。

石轩追之不及,只好直直劈向玄亦真身后。玄亦真金sè剑光来不及取清心琉璃灯,被迫回头一击,将石轩的天雷伏魔剑打得后退几步,青光颤抖,石轩也从剑光中显出身形来。

石轩身形划现,身上就是一阵白光闪耀,整个人消失在空中,玄阳真轻咦一声,虽然不能判断石轩将要在哪里出现,但旁边不远的琉璃灯却是他所必须取的,所以金sè剑光一转,就往琉璃灯旁边斩去。

果然,那里一道白光闪现,多轩现出身形来,正要将清心琉璃灯摄起,可是此时金sè剑光已到,石轩不敢硬接,只能用小有清风遁化成一缕清风避其锋芒,要知道玄亦真的本命剑器浩然剑就相当于三重天多的灵器,从道术上来讲,就是七阶道术的威力,不是石轩能正面抵挡的。

躲避金sè剑光之时,石轩正贾全力用起太极图,争取让玄亦真迟钝一个刹那,好让自己能有机会取宝,可这时神识中传来一句话:“星照道友莫拼命,清心琉璃灯老夫已经得手,不过此物不是老夫所需,只是想用此物换取道友相助,可否?”

石轩闻言只好停下遁光,表面上神情平静,如果说抢夺宝物,自己还有一成希望,那么从玄亦真手中夺取清心琉璃灯,就只能寄希望于他1u出破绽,然后自己所有底牌爆,方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不知玄道友需要本座相助什么?”石轩与玄亦真神识交流起来,另外一边胡珊已经取了那把万民愿力伞,鬼哭上人取了两柄金sè古戈,林深河取了方寸小幡。

玄亦真笑呵呵地道:“自然是助老夫取转世之宝。本来老大是不信星照道友此行是专门为了镇龘压心魔的法器,只是将信将疑试探一番,想不到星照道友如此拼命,倒是让老夫打消了疑huo,若是星照道友助老夫取得转世之宝,老大以道心起誓,必将这琉璃灯送予星照道友。

石轩也淡笑道:“如此甚好,多谢玄道友了。”比起这些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自己在处事手段上实在是有不少破绽:一是将自己想要得到的事物暴1u于外,虽然能打消大家的疑huo,消除敌意,但也难免被人要挟利用:二是划才取宝物时,还想着保留底牌,未能拼尽全力,一开始就应该用小挪移符,那样就算加上破除禁制的时间,玄亦真也未必能快得过自己,狮子搏兔也尽全力,绝对不是一句白话。

不过能有这番心xing和处事上的收获,对于石轩而言,可能比得到宝物还珍贵,现在是自己有五火七禽扇在手,保命不算太大问题,若是以后没有底牌的情况下,犯下如此错误,那就真是死不瞑目了。

两人达成si下协议之后,返回了大厅中龘央,此时第四层的清光阶梯也落了下来,玄亦真带头,鬼哭上人、林深河随后,队希浩和辉夜都是一脸死灰的跟着,五名神hun期修士尸骨无存,让他们是万分后悔此次寻宝之行。

“星照道友,小女子听说你需要一件镇龘压心魔的高阶法器,不知这八重天圆满的万民愿力伞可看得上?”胡珊突然传出一道神识过来。

石轩心里轻轻一笑,知道她多半和玄亦真打得是同样的主意,本着多一条路子多一点希望的心态,回了一道神识:“本座非常满意,不知胡道友想要本座做些什么?”

“呵呵,自然是星照道友你和玄道友达成的那个协议,不过小女子还有一点小小的其他要求。”胡珊云淡风轻地笑道,至于那个协议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