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运图录 第五十五章 告别

石轩面色如常地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除我之外,不知玉妍夫人可知晓其他修仙者,亦或是一些修仙门派的消息?”

“几十年前邙山上有个役鬼宗,行事残忍、强横霸道,压榨各个门派很是凶狠,没有一点道门气度,后来不知是不是遭了天谴,突然就败落了下来,现在除了一些江湖老人还有点印象外,就没多少人知道了,道长不是想问这个吧?”

“这个贫道倒是清楚。”不过石轩有点想不明白,徐老道游历天下寻访道门的时候,正是役鬼宗鼎盛之时,为何他反而没有去过邙山,甚至连提都没提过役鬼宗。

“恩,那说起来,玉妍在小时候还曾经见过一次仙师。”楚玉妍微微扬起下巴,眼神一片迷蒙,似乎在回忆着当时的经历。

“愿闻其详。”石轩拉住楚绾儿,让她坐在旁边的石凳上。

“那是一个繁星点点的夜晚,玉妍在院子里望着星空呆,忽然不远的山上宝光冲天,照得半个天空都是火红,片刻后就化作一道红光投射到了玉妍的院子里,那是一颗艳红色珠子,整颗珠子晶莹剔透,里面则如流动的岩浆。”楚玉妍现在还能清楚地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可想而知记忆有多深刻。

楚玉妍接着回忆:“当玉妍准备捡起这颗宝珠的时候,眼前一花,一个玄衣高冠的三十多岁男子就出现在玉妍面前,嘴上留着两撇小胡子,长相平常,笑眯眯地对玉妍说‘小姑娘,地上的东西不要乱捡,要不然会烧坏手的。’然后用手一提,就将宝珠给引到手里了。”

“师傅,你会不会这样,咻的一声,就将地上的东西给吸到手里啊?”楚绾儿听到这里,面带好奇地询问着石轩。

“这是很简单的控物术,师傅还是会的。”石轩想了下,回答道。然后示意楚绾儿接着听她娘亲说下去。

“玉妍当时心里又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如此前辈高人,若是能结下善缘,得蒙指点一二,那就终生受用不尽,害怕的是这人不知道是好是坏,会如何对待玉妍。可惜那道士对玉妍似乎视若无睹,拿到宝珠之后,只是笑着说:‘道爷抢了小姑娘你一回机缘,日后若有事当可到洛京回龙观找盗泉子,道爷三五十年内应该还在此处。’说完整个人就如云被风吹散般慢慢消失在了面前。”楚玉妍讲完后,拿一双美目盯着石轩,“那珠子真会烧坏手?”

“那应该是传说中的火灵珠,没有法力在身,想要拿起,只会引火烧身。”石轩根据一些道门笔记还有《宝录》上炼器图的记载推断着,看来这道士至少是引气期。这洛京回龙观先前也听韩士进提起过,现在又从楚玉妍处得到消息,那确实是目前的头号目标了。

“恩,那道士果然没诳我。”楚玉妍似乎是放下了某件牵绕很久的心事。

“好了,贫道先带绾儿去修行了,一月后午时,玉妍夫人在此等候即可。”石轩说完,化身成风,将楚绾儿一卷,就冲出了石亭,然后再将徐锦衣兄妹卷上,向山外遁走,只留下楚玉妍妙曼美丽的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

石轩在城里找了处僻静的小院子,当成这一个月的修行之地。先是传了徐锦衣一些观想存神的粗浅法门,让她自行修炼。自己则手把手地带着楚绾儿锻体,让楚绾儿想偷懒都没法,只好乖乖地喝药习练。

徐锦衣果然有些修道的天分和心性,虽然年龄大了,思虑繁多,不如楚绾儿这般纯净,但还是在五天之后入了观想存神的门,而徐天奇跟着修炼了一阵,依然无法摄服念头,只能想着以后加倍努力。

既然徐锦衣入了修道的门槛,石轩立刻就摆好了香案,自己代师收徒,让她拜了徐老道为师,然后将《归真经》原本传授给了她,同时也抄录了前半本给楚绾儿。

《归真经》本来就是徐老道的,在这些日子观察徐锦衣,可以看出她心性毅力都很不错,因此全部传授给她也是应有之意。而楚绾儿虽然是自己的弟子,年纪小,心性纯真,但年纪小同样带来心性不定,且自己很长时间无法亲自教导她,很难说会不会受到不好影响,心性变坏,所以只传授前三阶段的内容,日后再见时若是心性依然不错,自然会有后续内容教她,现在也算是种考验。

接下来的时光,石轩就开始给她们讲解《归真经》里的内容,将疑难处一点点地讲明白,不过这些都需要具体修行到那个阶段,才会真正明白,现在两人只是姑且听一听,能形成一个修行的总的理念,有点印象就行了,尤其楚绾儿还是一个小孩子,更是有听没有懂。

不过这也没关系,石轩一边讲解,一边将这些内容印入书册,待她们回家修炼时,就有了参考。

不知道是不是了桩心愿的缘故,石轩心灵澄静,修为又有所增长,不再是之前那停滞不前的样子,这算是意外之喜吧。

在传授徐锦衣和楚绾儿道法的时候,石轩常常在心里感叹,寻仙求道真得要讲个机缘,像在此之前,世人只要认识了自己,同时有那个诚心去修道,也有那个心性修道,那么求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自己总会将《归真经》传授给他们,而现在心愿已了,不是那种天大的关系、缘分,想求自己传授道法,那是想也不要想。

所以,机缘总是排在天资之前的,心性、毅力亦然。

并不是说机缘第一,而是没有机缘,连让人考察心性、毅力、天资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月的时光转瞬即过,徐锦衣和楚绾儿都已入了修行大门,接下来自行修炼就不会出什么大错了,尤其是楚绾儿,在自己秘制的乾元换髓汤帮助下,锻体效果是突飞猛进,短短的一个月,居然长高了半个头。

“石师兄,我们告辞了,你放心,我一定将归真派扬光大,不会断了道统的。”徐锦衣在城门外向石轩行礼作别,对她来说,虽然之前交情并不深,但这一月时间石轩如师如兄,此时告别倒也产生了真情实感的离别愁绪。

“石师兄,我也一定会将这神道功法带给方氏的。”徐天奇修行不成,现在颇有些闷闷不乐。

“两位路上小心,遇到危险,不要吝啬符篆。”石轩这段日子又多制备了不少符篆,除了将给楚绾儿的那套补齐,也送了一些给徐锦衣,要不是这座城池是进洛京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商货繁多,还真凑不齐这么多的材料。这一次下来,石轩从双头虎和赤霞神君处得到的财物就花得七七八八了。

徐锦衣谢过师兄关心,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楚绾儿:“小师侄,怎么不向师叔告别?”

楚绾儿的嘴嘟起老高,自从徐锦衣正式拜入徐老道门下之后,小丫头看见徐锦衣则能躲就躲,见了面也装傻充愣,到现在也没叫过一声“师叔”,现下被当面提起,顿时有些羞恼。

哼,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楚绾儿心里如是想着,然后期期艾艾地开口:“小~师叔,你走好。”

徐锦衣心满意足地转身上马,和徐天奇一起向远处驰去,远远地,只见身影的时候,还回过身来招手告别。

“呼,终于走了。”楚绾儿长长的抒了口气。

“好了,师傅带你去你娘亲那里。”石轩化成一阵旋风,卷起楚绾儿就往越好的山岗驰去。城门外路过的那几名百姓,都是揉了又揉眼睛,刚才还看到有人的,这不要大白天见鬼啊!

到了山岗时,楚玉妍一身白纱的身影早就等在了那里,石轩显了身形,带着楚绾儿走到楚玉妍身边,看着山岗下郁郁葱葱的树林,呼吸了几口清爽的口气,然后微笑着开口:“玉妍夫人,绾儿可是完好无损地带来了。”忽然心里醒觉,这话怎么像绑匪说的。

楚玉妍还是带着那白色面纱,遮住了人间绝色的娇颜,眼带笑意地说道:“道长真乃信人啊。只是不知绾儿能学到道长几成本事。”同时招呼楚绾儿过去。

楚绾儿这个时候可不敢有什么脾气,乖乖地走了过去,任由娘亲摸着自己的小脑袋瓜子。

石轩套出两本书册,递给了楚玉妍,楚玉妍伸出了白皙粉嫩的手掌,接过了书册,再用有妙曼曲线的修长手指轻轻滑过书册封面,美丽的双眸带着疑问看着石轩。

“玉妍夫人,这一本是绾儿修炼的道门真传,另一本是贫道写的注解,还请帮绾儿收好了,每日敦促她练功。”楚绾儿这本秘籍,和徐锦衣的还有些许不同,石轩加了些十龙伏魔拳的内容在里面,还有清风明月照神真法上收束念头的法门。

“哦,道长就不怕玉妍监守自盗,或是传授出去?”楚玉妍眉目微展,似笑非笑地问着。

“呵呵,贫道手段如何,玉妍夫人是知道的,贫道自然能一一收回。”石轩对这点还是比较放心的,没多少普通人担得起仙师的怒火的。

“好了,绾儿,师傅走了,你要好好修行,师傅十年来后就会来接你的。”石轩微微弯下身子,对楚绾儿道别。

“师傅,你真得要走吗?”楚绾儿眼泪汪汪地问着。

“师傅还有要事,不得不走。”石轩只好如是说。

楚绾儿眼眶开始红了,嘟着粉嫩小嘴说:“那你走吧,绾儿才不会想你呢。”

石轩摸摸绾儿的头顶,转身举步欲走,却觉得衣服被什么绊住,转头一看,楚绾儿紧紧地拉着自己的衣角,晶莹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倔强地看着石轩,小嘴咬得紧紧的,就是不说话。

石轩无奈,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楚玉妍,楚玉妍也俯下身子,安慰着绾儿,绾儿顿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边哭边嚷:“呜呜呜,你走吧,呜呜呜,你走吧。”可是抓着衣角的手却是一点儿也没松动。

两人安抚了好久,楚绾儿才抽泣着将手松开,然后仰头看着石轩,可怜巴巴地说:“师傅你一定要来接绾儿哦。”

石轩和她拉了拉勾,摸着她的小脑袋,想说些什么,可从来没有和这么小的孩子告别的经历,回忆了下前世今生诸般可供借鉴的往事,脱口而出八个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话一出口,石轩老脸微红,转身化风而去。

“诶?”楚绾儿疑惑不解。